大梦敦煌

幸好每个解说员带领参观的线路不尽相同。我跟着一个解说员转一圈后,换一个人,又跟;然后又换。看到哪个窟门开着,就赶紧见缝插针地溜进去。

怀旧的诗人追随驼铃而来,中原风物和西域情调和平共处。

几个大字雕刻在进门处,触目惊心:敦煌藏经洞研究史,乃我国学史上的耻辱史也!

游人如织。

是今生不能消散的记忆与梦痕。

敦煌却独钟情于飞天。

在飞天的群袂飞扬中,之乎者也,八股文章,民族的千年血泪,都已经微不足道。只有自由奔放之精神,逆风飞舞,遨游云天。

解说员小姐们,一路说的最多的话是:

但飞天却成为敦煌的象征与生命。

这是一座建立在戈壁荒漠中的城市,有着异乎寻常的繁华。

是让我们泪流满面的震撼的力量。

飞天是中国平民的梦。是潜流在中国人生命里的另一种血液。

随意涂抹的一笔,竟然风姿灵动,是傲视全球的灿烂光华。

来自世界各国的驴友,插肩而过间淡淡一笑,然后相忘于江湖。

似乎每一个宾馆和旅舍,都有如新龙门客栈般藏龙卧虎。

不必问这些缤纷与博大出自何人手笔。民间艺人的籍籍无名中,孕育着最真实的伟大与不朽。

邻桌不起眼一位中年人随意清唱,竟然声如天籁,语惊四座。

是历经沧桑却永远无法褪去的颜色。

丝路花雨漫天而舞,海市蜃楼乍现还无。

月牙泉不曾干涸的清流,鸣沙山吹拂千年的风沙,如西部人的坚韧与宿命。

一个民族的辉煌与沧桑,在炫幻色彩中铺天盖地而来。

不必问佛像姓甚名谁。那笑容中的神秘、雍容与安详,让人浮华过眼,俗念全消。

我注意到,这里已经几乎见不到外国人面孔了,只有解说员在用沉痛的语调,向国人反复地宣讲。

美高梅国际官网网址,莫高现存492窟,几乎都大门紧锁。对游人开放的不过30许。

飞天,飞天

——美国人又如何?日本人又如何?德国人又如何?何曾有过如此的历史与文明?还不是不远万里而来,在敦煌面前鼎礼膜拜?

雅丹魔鬼城有着大海的气魄,沙漠的神秘和万马奔腾的豪迈;

我如同折了翅膀的鸟,徒然望着这座近在咫尺,远在天涯的艺术宝藏而喟叹。

敦煌,让我们醉得如此深沉。

断了头的菩萨。

鸣沙山麓,莫高窟在艳阳高照下闪闪发亮。石壁上缤纷的壁画斑斑驳驳,大半残缺。

飞天地位卑微,渺小平凡。却如此的优美、洒脱、欢歌燕舞。如此的简单、逍遥,而快乐。如此的潇洒自如,飘逸灵动,无忧无虑。

但真正吸引人万里迢迢蜂拥至此,成就敦煌世界性名声的,只有莫高窟。

飞天是“天歌神”和“天乐神”的合称,能歌善舞,妖娆多姿。

包括我。

这里,除了展现莫高窟藏经洞尚存的艺术珍品外,用了更多的空间和笔墨,讲述藏经洞珍宝被劫掠和破坏的历史。英国人因坦斯、法国人伯希和、美国人华尔纳,日本人、俄国人……一幅幅当事人的照片和文字,似要让后人记住劫掠者如何在中国大地上横行无忌。

敦煌存在的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被剥夺的壁画。

敦煌的每一寸土地都值得记忆。

梦回唐朝

一队队美术学院的师生,竞相前来朝圣,在每一个细节面前流连和惊叹。

大梦敦煌

不必问壁画有什么意义。那反弹琵琶的一个姿态,不经意的一缕飘带,流动着七彩生命的颜色。给平凡人以智慧,给艺术家以灵感。

但那黑暗中偶然窥见的缤纷绚丽,如被风沙掩埋千年而忽然惊醒的梦,光芒万丈,不可触摸。刹那间将人征服。

莫高石窟的右侧,是藏经洞文物陈列馆。

在无数人眼里,莫高窟就等于敦煌。

弥勒佛那只左手是盛唐时期的杰作,被誉为“世界上最漂亮的手”;可惜右手是宋时重塑的,多么难看,在艺术造诣上明显落后……

莫高窟有世界最大的室内佛,造型优美,气势宏恢;其他规模宏大,精美绝伦的塑像与壁画比比皆是,哪一个不胜过飞天?

那个四海臣服,流光溢彩的时代。那个文治武功、科技艺术都登峰造极的大唐盛世。

游人被分成25人左右一组,由解说员带领参观。为了防止阳光和风对壁画的损坏,一个窟结束,木门立即被解说员锁上。每组能参观的洞窟不过十一、二个。

……

艳阳如火,饥肠辘辘。从清晨到下午,也不过看到十七八个洞窟。

莫高窟从十六国时期开始建造,历经千余年十数个朝代。但它给人的无穷震撼,却只属于一个时代——大唐帝国。它昭示的是中国历史上最强盛的时代的最灿烂文明。

莫高流动的色彩成就了张大千的大师地位,他却因为对壁画造成的损害而成为敦煌罪人。

沙洲夜市里,葡萄美酒夜光杯,烤肉怪石羊脂玉,争奇斗艳。

这座佛像建于唐朝,那黑色的衣纹是唐时原貌,可谓精美绝伦。可惜下面红色衣纹是清朝修补的,毫无灵气……

窟内漆黑无灯。手电筒微弱的光,带着不甘与叹息,将大部分塑像与壁画留在黑暗里。

这是隋代的飞天,表情呆板,远不如唐代的那样飘逸潇洒……

我在这浩瀚无边的辉煌与残缺面前静默。

余秋雨说,我们,是飞天的后人。

敦煌藏经洞宝藏灿烂辉煌,包罗万象。宗教、历史、文学、艺术文献经典,绘画、刺绣……上起三国,下至宋朝,无一不是艺术珍品。其中包括世界第一部雕版印刷作品《金刚经》。如今,这些珍品已十有八九不在敦煌,不在中国。

梦开始和结束的地方,那就是敦煌……

那种唯美的境界只能感应,却无法形容。

国学耻与民族魂

多少国人在丝绸之路上流连感怀,在莫高窟面前心醉神往——与其说在朝拜敦煌光耀千秋的艺术本身,还不如说是在缅怀一个民族已消散于漫漫尘埃中却永远不曾磨灭的关于繁华与荣光的梦。

阿 非

汉代古长城,阳关、玉门关,敲打着离人的殷殷血泪和古战场的浩浩烽烟,是西出阳关无故人的苍凉;

飞天其实只是一个地位卑微的小神仙。在敦煌壁画中只作为装饰和陪衬,其数量、大小、地位甚至技艺,在莫高窟浩如烟海的图画中,实在微不足道。

总之,敦煌最完美无缺的造型,最激动人心的壁画,最光辉灿烂的艺术,都是属于唐朝的。

繁华与荒芜,现代与远古,丰饶及残缺,在时空中缤纷交错。

那些塑像与壁画,因为破损与残缺,愈加无与伦比。

飞天是佛国世界里“天龙八部”的护法神,以侍奉佛陀为职责。

飞天是佛教传说中可以借衣带飘扬而自由飞翔的神仙。

标签:,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