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国际官网手机版 新闻中心 向着东北,行走福建

向着东北,行走福建

经过三个小时的飞行,飞机徐徐地降落在跑道上。透过机舱的玻璃向外望去,七月的青海艳阳高照、天高地迥,一幅高原特有的景致映入眼帘。清爽的凉风已经等不及舱门完全打开,就迫不及待地“涌进”了客舱,“拥进”了客人们的怀抱,“她们”带来了高原人民最淳朴、最真挚的祝福。我终于来到了中国的夏都—西宁。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行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不时看到三三两两头戴白帽子的穆斯林男子围坐在烤肉摊旁,大口地嚼咽着肉串;不远处的“肯德基”快餐店,人头攒动,热闹异常;“红磨坊”咖啡店里,身穿红袍的喇嘛们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电视屏幕,饶有兴趣地观看着“意甲”联赛;街道尽头的东关清真大寺,圆形的屋顶在落日的辉映下,显得庄严而又神秘。西宁-这座高原城市,经过几百年的历史演变,已经悄无声息地将中原文化与西域文化、现代文化与传统文化有机地结合在一起。

美高梅国际官网手机版,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西宁

汽车在广阔无垠的金银滩大草原上疾驰,车厢里传来了熟悉的旋律:“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人们走过了她的毡房都要回头看……”
凝视着车窗外连绵起伏的山峦,思绪和着歌声在飞扬,一幅动人的画面浮现眼前:在蓝天白云下,头戴格桑花环的卓玛,与心上人相互依偎着,唱着动听的‘花儿’小调,看护着成群的牛羊。时光如梭,不知经历了多少的岁月,他们依旧过着与世无争的恬静生活。

塔尔寺

随着“嘎吱”一声响,汽车已经停靠在大片的油菜地旁。一个藏族小孩飞跑过来,操着生硬的普通话对我说:“大哥,照相吗?两元一张,便宜的很!”
“这是你家的油菜地吗?”我问道,“是的,我家有七八亩呢,大的很!”小孩笑着回答道,脸上的“高原红”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的通红。在交完钱后,小家伙把我迎进了油菜地。此时正值油菜花盛开的时节,一望无际的花海在烈日的照耀下金光闪闪;朵朵的黄花在微风的吹拂下,摇曳着轻盈的身躯,散发出阵阵清香;成群的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流连忘返,醉人的花香已让“她们”迷失了方向。望着眼前犹如仙境般的景致,我仿佛像庄周梦蝶般地进入了幻境,此时此刻“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

东关清真大寺

青海湖,古人称之为“西海”,相传是文成公主远嫁吐蕃时,由于思乡心切,将手中的日月宝镜投掷到此处,形成了今天的青海湖。它不仅是我国第一大内陆湖,也是名副其实的高原湖。站在岸边放眼远眺,湛蓝的湖面上,矫健的鸟儿正借助着“海风”,在空中不停地翻滚;成群的鱼儿在清澈的湖水中,悠闲自得地来回游弋;肥壮的羊群在岸边的草场上,慢条斯理地啃食着青草;成片的野菊花在阳光的映衬下,显得婀娜多姿,绚丽多彩。面对着青海湖比比皆是的美景,脑海里呈现出北宋文人范仲淹的岳阳楼记:皓月千里,浮光跃金,静影沉璧,渔歌互答,此乐何极!

湟中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已经飞离了西宁……”机舱里传来了乘务员的广播。望着地面上逐渐模糊的景物,我仔细地寻找着城关清真大寺、金银滩大草原、青海湖、日月山。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让我魂牵梦萦的圣地—青海!

发表于 2004-07-19 19:03

缘起
从三秦大地到彩云之南,再到西北。三年三个地方,每次回家都带着记忆和照片。很想记下一些东西,但总是难以实现。去年一直想去新疆,找不到伴,又听说新疆“东突”什么的。加上路途遥远,只能作罢。八月,听说环青海湖国际自行车赛要开始了。于是给自己打了个折扣,决定去青海。看看地图,给自己设计了一条“天水–西宁–塔尔寺–青海湖–兰州”八天的行程。从西北的青海和甘肃走马观花的回来已经快一年了。终于下定决心要寻着记忆在向着西北,再来一次心飞扬。
在路上
一如既往的坐着火车沿着宝成线行进。莽莽秦岭横亘于四川盆地和陕西之间,一边用她巨大的身躯为四川盆地挡住来自北方寒冷的空气,另一边却把居住在四川盆地的先蜀祖民牢牢的禁锢在这“水旱从人,不知饥谨”的天府之国。以致于也才有了大诗人李白“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的感叹。
火车一路停停走走,缓缓的在秦岭上穿行。听朋友说,路过秦岭时,曾经见过成片的向日葵在阳光下异常夺目。无奈走了几次宝成线都是在晚上。不能见到秦岭的真面目,只能用心去体会了。车到宝鸡,停了很长的时间,火车调换了车头继续行进。给第一次坐火车去西北的人造成一种错觉,觉得火车是往回开。
金银滩上牧云归
旅游车在从西宁到青海湖的公路上飞奔,一路上高原风光在眼前匆匆流过。路边一条清澈的小河,在高原刺眼的阳光下波光粼粼,星星点点。很难想象这竟是黄河上流的一条支流。
车到达原子城,著名的金银滩草原也到了。第一次见到大草原,一眼放去,高低起伏的草原一望无际。迫不及待的下了车,投入草原的怀抱。在草原上打几个滚儿,再美美的躺上一会儿。头顶是蓝蓝的天空,从中间的深蓝渐渐淡下去。那是一种摄人心魄的蓝,衬着朵朵白云;脚下是漫无边际的草原,时间仿佛就此凝固,呼吸着带着青草味的清新空气,耳畔是轻轻扶过的风,用心聆听着大自然,感受着自然的清新。
朵朵白云在草原上变成了一团团灰色的影子;而天地相连的地方,朵朵白云又象成群的羊群,让人真的想立即拿起鞭子去牧云。到金银滩草原,就要唱起王洛宾的《在那遥远的地方》,就要再一次回味王洛宾和藏族姑娘真挚的爱情。此时的金银滩,更多了几分浪漫色彩,让人流连忘返。
C’est La Vie
在西宁的日子,总期盼着能见到环青海湖国际自行车赛的赛事,然而总是事与愿违。但在西宁短短的两天,让我多了一分平静。
白天待在西宁的时间不多。但西北人都挺淳朴,也很友善。公交车到站,人们都是自觉的从前门排队上车,没有一拥而上。穆斯林的饭馆都很干净,也禁酒,而且民族风情很浓。在西宁,喝了垂涎已久的西宁特有的酸奶;吃了夜市上大块的羊肉串;买了一大堆牦牛肉。
西宁东关是穆斯林聚集的地方。随处可见穿着民族服饰的穆斯林。忐忑不安的、带着点激动的心情走进了著名的西宁东关清真大寺。望着蓝天下绿色的圆顶,心中竟有一种莫名的感动。不免联想起霍达笔下那让人感动的《穆斯林的葬礼》。虔诚的穆斯林们每天都会很早起床在家里或在清真寺礼拜、一天三次。面对着西方,向着圣城–麦加,虔诚的祈祷。而星期五下午的大礼拜更是规模空前。
高原的阳光很辣,于是西宁就有一道特有的风景线,街上一边人群熙熙,一边却空空荡荡。坐在新宁广场上,沐浴着傍晚习习晚风,看着西宁人积极的生活方式,突然想起了那句经典的法语C’est
La Vie,觉得其实这就是生活:平淡而真实。 把酒当歌
在西宁的时候,去了全国唯一的一个土族自治县–互助。真正的体验了一回把酒当歌。去互助的时候下着蒙蒙细雨。虽然心里早有了一点心理准备,但没想到真的太厉害了。刚一走进一户土族人家,在门口就是三杯酒。进了屋,上了炕,特有土族风味的食物摆上了桌。吃着菜,主人并没有来敬酒。心想警报可以解除了。正窃喜着,女主人开始了。土族人喝的都是用高原高粱酿制的高粱酒,度数挺高。对于象我这样不胜酒力的人而言简直就是巨大的心理挑战。没有间隙的、主人家的轮番而上,一喝就是三杯一起。土族人唱着歌,歌一完就是三杯。还有他们和游客的对歌,对不上又是三杯。听说土族的妇女农闲的时候,或者下雨没事做的时候就是在家喝酒,难怪我都云里舞里了,她们还丝毫没有一点反应。在强烈要求下好不容易结束了,这才知道了什么叫“把酒当歌”了。
塔尔寺
Channel[V]有一个频道宣传片,背景音乐用的是“眼保健操”。(很老的那种,我读小学时候用的就是那种–“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为革命保护视力,眼保健操开始”。一个很高亢的、很革命青年的女声。)画面有一部分是青海湟中塔尔寺的画面。而如今,我就站在塔尔寺的门前,准备来一次虔诚之旅。
红墙、金顶,整个寺庙依山势高低错落,规模很大。这里是藏传佛教的四大中心之一,也是藏传佛教格鲁派的开创者–宗喀巴大师的诞生地。
大金瓦殿是塔尔寺的核心殿宇,金色的殿顶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神圣而庄严。殿内的菩提宝塔就是宗喀巴大师的诞生地,因为是先有塔,再有寺,所以这里被称作“塔尔寺”。
到塔尔寺不得不看塔尔寺的三绝–壁画、堆绣和酥油花。三者中又数酥油花最绝了,难以想象,喇嘛们在严冬里还要用冷水降低双手的温度来做酥油花是何等的艰难。如今,能够制作酥油花的喇嘛已经越来越少了。更加凸显酥油花的珍贵。
走在寺中,不时有穿着红袍的年轻喇嘛从身边走过。更有很多的藏族同胞穿梭于寺中的各大殿宇。还有一些在大金瓦殿前磕着长头。虔诚之心足现。他们中有些是用自己的身体丈量着通往寺庙的路途。有的会花一年多的时间磕着长头从遥远的地方来,甚至向着西藏拉萨,他们心中神圣的布达拉宫而去。
不管是西宁东关清真大寺的穆斯林,还是湟中塔尔寺的藏传佛教信徒,从他们那里我们看到了虔诚、信仰还有力量。
再一次回望大西北,喜欢上这里了。下一次,再来到西北会是什么时候,又会有什么样的感觉呢?西北,我会再来的!我会再来追寻心飞扬的感觉!

2008年05月01日

标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